2007年2月24日星期六

由韩寒想起一些来

以前挺喜欢看韩寒写的东西,觉得骂的人真是酣畅淋漓,挺有才情的人。但是及到现在却是觉得他写的东西还是少看的好,固然他写的东西很解气,但是觉得他这人太偏激了,现在的我还没有那能力愤世嫉俗,先努力适应社会还来不及哦。
现在的我比较喜欢中国古代的作品,古人的智慧果然无穷无尽啊,推荐个blog,吕本富的blog,有大智慧的人,果然成功人士还是有深度。
想起了一句话来:“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

2007年2月23日星期五

《李香兰》观后感

刚看了《李香兰》的片子,才觉得以前的想法还是太幼稚了,中日怎么可能像德法那样呢,不可能的。中国和日本和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也许一场战争真的能解决所有问题,现在的我比较倾向于民族主义立场了。两国的鸿沟就像当年南宋与金与蒙古结下的血海深仇,不经过一场血雨腥风是很难平息的,像现在的满族和蒙古族那样成为中华民族的一部份或者还有转机的机会。

2007年2月22日星期四

发神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担心开学了,不想开学,是不是自己天性中讨厌改变的缘故。